家電

姚勁波說自己的生意經,直言最崇拜馬云

作者: 來源:2016-07-06 16:40:27 我要評論(0)

1999年2月,在杭州一個叫湖畔花園的小區,馬云帶著“18羅漢”成立了阿里巴巴,他給自己取了一個花名“風清揚”。同一年,一個網絡ID為“風清揚”的年輕人,從中國海洋大學畢業,他就是后來的58集團CEO——姚勁波。

“他(風清揚)是山里飄的。”提起給自己起的第一個網絡ID,姚勁波掩飾不住驕傲。一來,在金庸的小說《笑傲江湖》里,風清揚是一個隱于野的絕世高手,二來,他無意間和阿里巴巴集團董事局主席馬云做了相同的選擇。不過,現實中,他更喜歡同事們喊他“老姚”。

2013年10月31日,58同城在紐交所上市時,姚勁波曾直言,最崇拜的企業家就是馬云。他認為,兩人要做的事情很像。馬云是把中小制造業者帶入互聯網,自己則是把規模更小但總量巨大的本地生活服務業者帶入互聯網。

很長一段時間內,兩個“風清揚”的交集并不多。阿里巴巴是中國最大的電商平臺,58同城是中國最大的分類信息平臺。交易和信息,幾乎不存在什么競爭。

不過,在2015年4月,58同城和趕集網宣布合并后,變化翻天覆地的發生了。兩個“風清揚”之間的交集,變得復雜起來。

做馬云的學生和對手

姚勁波現在算是馬云的“學生”。

2016年初,姚勁波去參加了湖畔大學面試。一個面試官看見他,熱情寒暄:也來幫著面試了啊?姚勁波說,自己是來參加面試的。對方很驚訝。雖然湖畔大學知名創業者云集,但還沒有出現過一個管理著百億市值公司的CEO,姚勁波成為其中身價最高的“學生”。

面試的主要內容是讓學生們畫一個圖,想象自己十年以后在做什么。“十年后,我肯定還在做58同城和趕集網。”姚勁波在紙中間畫了一個圈,兩邊連接的是用戶和商戶,他站在中間,這是他理想中的58集團。“如果要讓中間的圓圈轉得越來越快,還有很多事要做。不管是58同城、趕集網、中華英才網、安居客、58到家都是一樣。”

“讀書是可以學到東西的。”姚勁波說,他可以系統地了解阿里的發展過程、文化以及一些思考問題的方法,湖畔大學里其他創業者身上也都有可以學習的地方。他可以向任何人學習,不論是阿里,還是小創業公司。這是他的人生哲學。

與此同時,姚勁波還成為了馬云的“對手”。

在阿里的2016年Q1財報中,閑魚與釘釘等新興業務一起被稱為“四小花旦”,此后咸魚有整合進了淘寶拍賣,可以看出阿里對閑魚的重視。而58集團也在6月1日宣布了新的公司組織架構調整,專業的交易平臺轉轉成為全資子公司,集團高級副總裁黃煒為兼人轉轉CEO。

品牌升級之后,58趕集除了擁有58同城、趕集網、安居客、中華英才網和58到家,又分拆出了一些新的公司,包括斗米兼職、好租、瓜子二手車、心寵等。用趕集網創始人、瓜子二手車CEO楊浩涌的話說,原來是兩家打,現在市場和對手都變了,競爭對手變成了京東、美團、大眾點評等數十個,BAT也都卷入其中。

從之前與趕集網貼身肉搏,到現在開始面對更大的市場,姚勁波是會感到有壓力,還是會相對從容?

“我們要么不出手,出手必須贏。” 姚勁波挺了一挺身子,用手撩了下額前的頭發,沒有十足的把握,58集團是不會宣傳轉轉的。“有一個人(阿里閑魚)一起教育這個市場沒有什么壞處。不管怎么樣,我們會贏的,最后轉轉會成為二手交易默認的平臺。”

“他身上有一股勁”

姚勁波,是湖南益陽人。他說話的聲調,聽起來和陌陌創始人唐巖有點兒像。在互聯網創業的大潮下,湖南出了一大批優秀的知名的創業者,包括MySee及風云資本創始人高燃、世紀佳緣創始人龔海燕、清科集團董事長倪正東、IDG全球常務副總裁熊曉鴿,以及被稱為“微信之父”的張小龍。

人們印象中,湖南的創業者應該是彪悍的,帶著匪氣。姚勁波不是。

他面色白凈,戴著眼鏡,看起來文質彬彬,臉上總帶著不經意的微笑,但眼神又透露出一絲精明。他的辦公室簡潔、寬敞,只放著一張辦公桌、一張茶幾和幾把椅子。他坐在茶幾前,穿著綠色的卡通T恤,看起來神清氣爽,比一年前精神很多。

“你覺得呢,我變好還是變壞了?”姚勁波笑著問。接著,他自我肯定地說道:“我自己覺得,越往下做就越有底。”

過去的十年,存在了太多的不確定性。

姚勁波說,以前會時常擔心公司怎么活,能不能盈利,能不能融資。現在這些不確定性不再是什么困擾,他考慮更多的是下一個挑戰是什么,有什么新機會。

一年之前,他剛剛談下58同城和趕集網的并購案。那時候,你站在他面前,能夠感受到他身上的疲憊感。當時,他感慨道:“我們都做出了巨大的犧牲。”

藍馳創投合伙人陳維廣回憶說,2013年10月31日,58同城在紐交所掛牌上市,之后姚勁波就開始不斷地找他,希望與趕集合并。談判的最后那個晚上,在威斯汀酒店,姚勁波一個人對陣來自趕集的幾大股東。談判中間幾次停滯,股東們一個個離去,姚勁波也幾次想摔門而去,但一直堅持著談到第二天早晨。

顯然,這是一個充滿了韌勁的男人。

回顧合并的過程,姚勁波仍覺得歷歷在目。他說,那是他最煎熬的時刻之一。合并的過程固然艱難,但卻不是困難。“人生中,許多人都會經歷這樣的時刻,做成了很好,做不成,你也盡了你的力氣。”

58同城當時已經上市,股東們并不熱衷參與公司的事情。“我一個人面對趕集的七八個股東和它的管理層。”姚勁波若有所思地頓了一下說:“現在想想,結果是好的,但是有沒有可能更好呢?應該是有機會的。”

為了促成合并,姚勁波在股權上做了巨大讓步。對于上市的公司,股權,即是真實的財富。宣布合并的當月,《財經天下》周刊記者約姚勁波和楊浩涌一起拍照,開玩笑地提到姚勁波的個人財富。姚勁波指指楊浩涌說:“現在,老楊比我有錢。”后來,楊浩涌對《財經天下》周刊記者說:“做O2O上岸的,只有老姚一個。我幫他賺了錢,他也幫我賺了錢。”

“當然過去就過去了,不會想了。” 姚勁波說,他不希望人們把58同城和趕集網合并的事記太久,畢竟公司業態在不斷變化。

“姚勁波身上有一股勁。”51用車創始人李華兵在他的一篇自述里提到,人們看到的都是成功的一面,艱難的時候,沒人看得到。

2007年,李華兵在漢能資本做投資經理,在一個年會上見到了姚勁波,之后便開始幫姚勁波做融資顧問。當時的58同城還是一個小公司,不被看好也不受關注,又趕上美國次貸危機爆發,投資市場慘淡。姚勁波見了一些投資人,但都被拒絕了。賬上真的一分錢都沒有了,姚勁波只好賣了個域名,先換了幾十萬出來給大家發工資。

姚勁波只能找軟銀賽富合伙人羊東。2007年,在軟銀賽富另一位合伙人閻焱的主導下,軟銀賽富投了58同城150萬美元的A輪。但羊東毫不客氣,劈頭蓋臉地罵了姚勁波一頓,讓他去找閻焱想辦法。

在閻焱的推動下,2008年,軟銀賽富又追加了300萬美元。“結果58活下來了。我真沒想到這個公司能做到170億美元的市值。”2015年底,閻焱在北京大學的一次演講中感嘆。2015年10月,有投資機構稱,58同城和趕集網完成合并后,估值可以達到170億美元。

做了正確的抉擇

“58不是一個一開始就被看好的公司,都是一步一步打拼下來的。”58趕集高級副總裁、轉轉CEO黃煒說,58的故事跟騰訊、阿里、百度、美團都不太一樣。甚至在2005年58同城剛創立時,與趕集網比起來,也還是起點不同。楊浩涌是耶魯畢業生,2005年回國創立趕集網,一開始是和谷歌合作,谷歌每個月會給趕集網10萬美元。

“發現正確的事和不正確的事,避免不正確的事,并盡力把正確的事做得力度更大一點。” 美團大眾點評高級副總裁、美團外賣總裁王慧文曾對《財經天下》周刊總結美團能在多次大戰中幸存下來的原因。經緯中國合伙人張穎也提出,創業者不能連續錯過三個“路口”,否則就再也沒有翻身的機會。

一些事,是下意識的選擇。

1999年,姚勁波大學畢業的時候,互聯網的第一次泡沫剛剛破滅,整個行業在緩慢崛起。學化學專業、但又修了計算機專業的姚勁波,自然而然地選擇了互聯網。“這是很對的一步,也是在潛意識里認為互聯網很重要,會改變很多東西。”姚勁波說,在互聯網行業創業,有時候并不是因為多么有遠見,而是一步一步走下來的。

外界認為,此前58同城和趕集的競爭,就是流量的競爭,而陳小華是關鍵的勝負手。

陳小華,1981年生,2003年畢業于湘潭大學。畢業后在深圳搞了一家互聯網公司,主要為企業提供SEO(搜索引擎優化)、SEM(搜索引擎營銷)服務,并代理過3721的產品。當時,互聯網公司如果打聽誰弄流量很厲害,人們都說找陳小華。優酷、土豆、酷6都找過他。

姚勁波知道陳小華的時候,陳小華已經加入趕集半年多了。但因為有谷歌的合作,楊浩涌一直沒有提期權和上市,這給了姚勁波一個機會。

姚勁波不停地“騷擾”陳小華,陳小華把他手機加入黑名單,他就換座機打。后來,他干脆跑到趕集樓下,說,我人都已經到你樓下了,你不下來,我就只能上去了。后來,他對陳小華說:“對不起別人沒那么重要,最重要的是要對得起自己,你覺得跟誰干最有可能成。”

認準的事,不達目的不罷休。姚勁波就是這么一個人。

流量的爭奪,只是一個表象。“讓58到家獨立,是一個很對的決定。”姚勁波說。2014年7月,58同城宣布啟動58到家項目。當時,正是58和趕集之間打得最兇猛的時候,主要的精力和資源必須要放在戰爭上面。而58到家看重的O2O市場,又是一個需要龐大資金支持的領域。

權衡利弊后,58同城決定讓58到家慢慢獨立。而58到家,也在和趕集的戰爭里發揮了很好的策應作用。“至少,人們開始覺得58 和趕集有一些區別了。”

黃煒于2012年2月加入58同城。此前,他在百度也做了四年多,主要做百度地圖。黃煒覺得,在百度這樣的大公司,很難真正地沉入線下業務里。有一個百度的同事去了58同城,就帶黃煒去見了姚勁波。

他們約在北四環邊上、姚勁波家附近的一個會所里吃飯。黃煒當時也沒看過《非你莫屬》,這是第一次見姚勁波,覺得對方沒什么架子。

姚勁波問黃煒,住哪兒。黃煒說北苑。姚勁波就說:“那太好了,離我們辦公室很近。你去西二旗(百度)要一個多小時,你來我們這里只要20分鐘,你看每天省出了多少時間。”當時,58同城的總部就在北苑路乙108號的北美中心。但等黃煒加入58后,公司又整體搬遷到了酒仙橋。

現在,58集團買下了798里的兩棟樓,用來辦公。這與很多互聯網公司的做法不同,大部分公司都在租用辦公室。而已經上市的公司,為了不影響公司財務報表,會由創始人買下一棟大樓再租給公司,比如網易和搜狐。

姚勁波希望黃煒來當時的58同城做移動端。2012年,隨著智能手機的普及,App開發成為潮流,陌陌、唱吧都是順應這一潮流成長起來的公司。

創業者在做App,BAT也在往里大量砸錢。人人都在做移動端,都說移動端很重要。姚勁波感覺到,這可能是一個趨勢。但他的重心,還是得放在和趕集在PC端的流量爭奪上。移動端,他希望找一個人來做。

黃煒初到58,明顯感覺到了這個公司在移動端上的粗糙。實際上,整個行業都很粗糙。人們都知道移動端是未來,但是沒有人知道路怎么走,都在摸索。但人又都是有惰性的,容易固守在原來的地方。“58就是PC的。這個角色的地位變化,在58內部是花了一定的時間的。”黃煒說。

不像其他公司,58沒有一開始就要全部all in在移動端。從2012年到2013年底的兩年間里,黃煒帶著人數不多的技術人員,做一些基礎性的開發,甚至資金都沒有花掉多少。

直到2014年年會,58才喊出了移動元年的口號。當時,姚勁波公開表示:“PC我可以不管,甚至它可以輸。但移動端必須贏。如果你把移動端看成是大潮,你甚至可以放棄掉PC,只做移動端。”

態度的變化,來自日常的細枝末節的觸動。

2013年58同城上市路演,姚勁波要打開電腦,對方說別打開電腦了,就打開手機演示你的App吧。當時,58的移動占比是39%。

姚勁波發現,投資者們問他最多的問題就是,移動戰略、移動占比和移動端有什么特色。

再看公司的內部,姚勁波也發現了黃煒說的“人的惰性”的問題——甚至開會的時候,大家討論的仍是PC端。姚勁波突然覺得,58可以接受PC端網站未來三年一個字都不改,只要這個網站不崩潰就行。但在移動端,必須要有大的創新出來,這也就是58同城的App。事實也證明,同樣的資源投入到PC端,可能增長10%,而在移動端,可以增長到200%。

“當時在分類信息戰爭里面,58跟趕集,都知道未來的競爭、用戶的競爭是在移動端上面。”黃煒說,如果最初的兩年有什么成就感的話,就是以一個不太高的成本,實現了一個穩步的增長。“其實,我們無意間踩在了移動互聯網的節拍上面,生活互聯網的節拍總會比純線上互聯網晚一些。”

黃煒說,在58同城和趕集網合并之后,他們查看兩邊的數據,發現自己具有非常大的優勢。

“我們是做出了一些抉擇的。”黃煒說。

市場永遠不會靜止,一些因素也在優勢和劣勢中不停變化角色。對于趕集,一些有利的因素,也變成了掣肘。

在姚勁波融不到錢的最困難的時候,趕集網有谷歌做后臺支持,但也正是這個支持,讓楊浩涌在最初的時候不能談論期權,錯失了陳小華。2010年5月,趕集網拿到了諾基亞成長伙伴基金的投資,到2012年,諾基亞的塞班系統也還是主流,58內部的一些人就擔心,趕集網已經在移動端占據了先機。

“我們做了很多減法,第一就是不做諾基亞的塞班系統,不做windows系統。” 黃煒說,這個系統做了一兩個版本后,就直接關掉了。“我們意識到未來就是安卓和iOS的,所以其他東西壓根兒不開發。”

另一個減法是關于推廣的。由于2013年準備上市,58整個2012年的支出都很謹慎。黃煒負責的移動事業部就決定,不做CPI推廣,不按激活付費。

如果是為了一時的數字好看,很多人都會選擇按激活量付費的方式進行推廣。但推廣平臺給出激活的用戶不一定是自己的目標用戶,甚至會用機器刷很多用戶。畢竟,在互聯網里,刷單從來不是什么新鮮事,“就是白白的浪費錢”。

黃煒想了很多新的辦法。首先,從58的PC端往58同城的App里做引流,其實是做線下推廣。黃煒說,58同城是最早做手機預裝的。

早年,預裝是很多公司都忽視掉的資源。黃煒記得,58的第一次預裝是在華為,2013年,華為開始推廣自己的智能手機,為了吸引用戶,也在四處尋找合適的App進行預裝。雙方簡單地談了一下,幾乎沒花什么錢,58就在華為的這款手機上裝了500萬份。2014年,又開始在小米上做預裝。

“現在去預裝就很貴了,因為市場就是這樣,會出現價值洼地。但是出現的時間一定極短,因為其他人馬上就會蜂擁而至。”黃煒說,正是這一系列的減法,讓58同城在資源有限的情況下,收到了比較大的效果。

58集團買下了798里的兩棟樓用來辦公,這與很多互聯網公司的做法不同。

整合:封邦建國

每當有公司在交易所IPO,創始人往往都會舉杯慶祝說,“這是一個新的開始”,黃煒記得,姚勁波也說了這句話。

但在黃煒看來,姚勁波是打心里相信這句話。最有力的證據就是,姚勁波和58的格局越來越大。

雖然上市之后就有了合并趕集的想法,但戰爭一直打到了2015年。姚勁波提到,58曾經有一條規定,不管團隊KPI完成多少,一旦趕集逼近了,就會被一票否決。“在內部,我們有一個規矩,所有的線不能比趕集慢,如果比趕集慢就要卡掉。”黃煒說,因為業績不佳,有些負責人就被裁掉了。

競爭擺在那里,所有的人都感受到了壓力。自己的同比增長再多都沒有用,只有和趕集相比較的數字才有意義。越到后來,黃煒就越打心里反感這種競爭。

但當時的資本市場正一片大好。聚美、陌陌都是創業三年就成功上市的公司,而京東、阿里的巨額IPO融資,更是讓資本市場興奮無比。其中,京東的股東今日資本從京東的IPO中獲得了超過60倍的回報,而今日資本正是趕集的投資方之一。

每個投資人都想著再去賺一票,錢不斷投向趕集網。“它(趕集網)老說數字,這讓你很難受。”黃煒說,因為58已經是上市公司,來自監管部門的規矩讓58不能私自公開任何數據。而且,任何一個錯誤,在一級市場上都會被放大十倍地反應出來,造成市值波動。

整個公司決心盡快結束這場戰爭,人們心里清楚,拼到最后,是零和。

正如彼得·泰爾在《從0到1》中所說,經理人總喜歡把商界比作戰場,人們總要一決高下。一些人在競爭中會失去理智,比如為了打敗當時的競爭對手X.com,Paypal的一個工程師甚至設計了一枚炸彈。

但競爭也可以激發人們的潛力。黃煒曾經把二三十個總監請到一個大會議室里,讓他們分成兩撥人,一撥扮演姚勁波,一撥扮演楊浩涌。黃煒把58收集到的信息都貼出來,讓這些總監們根據信息去站在各自的立場上分析雙方怎么打。無獨有偶,趕集網也曾在一次會議上做過雙方競爭的優劣勢分析。

黃煒記得特別清楚,2014年底,58和趕集仍沒有合并。也許是因為自己手里除了無線業務,又在陸續新增了一些其他的事情,黃煒心里特別焦灼,他寫了一個很大的提案,在會議上公開表示:“這是我最后一次跟趕集打仗。”當時,黃煒的想法就是,打贏就打贏了,打不贏也不跟他打了,去干別的事情。姚勁波就在旁邊,一直笑。但沒想到,真的不用打了。

宣布合并之后,緊接著就是整合。陸陸續續,一直到8月才完成。結果不錯,但過程的糾結,對人的沖擊還是非常大。姚勁波感慨道:“涉及人的事情,都很難。”

從一些細節上看,開始合并的時候,兩個CEO確實希望做成一個開創先河的事情,把兩家合并得好好的。

在最初的日子里,兩個人輪流到對方的公司去開會。合并后的第一個周末,楊浩涌還曾約姚勁波去北京奧林匹克森林公園跑步,不過,那一天姚勁波睡過了頭,楊浩涌就一直帶著人等他。

不久之后,《財經天下》周刊約兩人同時棚拍,姚勁波先到了,就一直等著楊浩涌一起拍合照,得知楊浩涌下午還要開會后,姚勁波又讓楊浩涌先拍個人照。那一天,他們一見面就開始討論業務,恰好當天美團網宣布推出上門服務開放平臺,接入家政、美業、汽車洗護等品類上門服務提供商。

他們甚至決定周末一起去天津,雙方的客服等部分都設在天津。姚勁波還邀請楊浩涌坐自己的車去,楊浩涌很愉快地答應了。看起來,兩個人同時坐上了O2O的快車,攜手前行。

然而,很快他們發現,蜜月不可能一直持續。姚勁波覺得做事情變得有些難,開始出現一些辦公室政治,效率變得非常低。“起初合并,我希望把兩邊的人和資源都利用起來。但是事實上,讓一部分人離開,可能是更好的抉擇。”姚勁波說。

現在,很多人會找姚勁波咨詢合并的經驗。姚勁波說,包括美團和大眾點評網,去哪兒和攜程網,只要他們來咨詢自己,他的經驗和建議就是,讓一方離開。

姚勁波和美團的王興時常見面。最近的一次,是王興去姚勁波家里吃飯。雖然王興不愿意透露他們談話的內容,但多半離不開整合和生活服務。王興和姚勁波認識很久了,王興決定創業的時候,還找姚勁波咨詢過經驗。那時候,姚勁波是中國有名的個人站長之一。如今,兩個人都在做本地生活服務。“本地化是一個很大的范疇,滴滴也是本地化,但是每個公司的核心領域不一樣。滴滴是出行,新美大是餐館、KTV、電影院,但58趕集的領域更細分、更超微。”姚勁波說,他不認為和新美大在核心業務上會有競爭,也非常欣賞他們目前的成績。“將來可能會有一些交集,都去做同一件事。”

整合的陣痛大概持續了半年多,一直到2015年的第四季度。姚勁波與楊浩涌和趕集的元老們達成了默契,“封邦建國”。這是歷史上被驗證過的方法,武王滅紂后,論功行賞,大封功臣昆弟,前后共分封了71個小國。

從2015年底開始,在原趕集的基礎上,58同城和趕集網先后分拆出了斗米兼職、好租和瓜子二手車。

“基本上,他們都是58趕集的公司,但我們不控股了,不僅是瓜子、斗米、好租,只要是決定分拆出去的,我們就不控股這些公司。”姚勁波說,這樣一來,各個公司會有一些協同,為集團的生態做貢獻,而且解決了人員保留的問題。

趕集的高管,真正離開集團的很少,只有兩三個人撤離了,絕大部分人還在瓜子、好租、斗米里面,相當于給了他們一個自由發揮的平臺。

“我們的合并不是很血腥的我贏了你輸了你得離開,我們是用一種機制,盡量把人都留在體系里面。”姚勁波說,兩家公司拼到最后,剩下最重要的資產就是人,“我們把人的資產和資源盡量最大化了”。

一個月前,姚勁波帶領58趕集的高管團隊,在有“北方烏鎮”之稱的古北水鎮待了兩天,主要是開會,討論合并后沒有處理好的事情。

其中,主要的一個議題是,58和趕集要不要分兩個品牌來銷售。在用戶層面,還是兩個品牌。但在客戶層面,究竟應該是兩套人馬賣兩個產品,還是應該變成一個產品?最后,他們決定慢慢走向一個產品。“這樣的話,商鋪的成本會降低,不需要維護兩個平臺的操作。”姚勁波說。

也是在這個會議上,58趕集決定把轉轉的產品從一個BG下面的創新產品,變成一個公司級的重點,直接匯報給姚勁波。無獨有偶,馬云在阿里內部也多次提到了閑魚。

“一個公司沒有對手是很可怕的,你不知道你做得好還是不好,自己增長,有可能是市場推著你在走,但是有可能你本來可以跑得更快。”姚勁波說。

58趕集合并后,公司面臨一個新的階段,就是對手缺失。因此實行了BG事業群劃分,比如HBG是房產業務,AFG是二手車和金融業務等事業群。當合并完成后,姚勁波發現各垂直業務的競爭對手,變成了搜房網,或者前程無憂,甚至是閑魚,但整個團隊找到了新的努力方向。

此前,58是職能化運作的,分為產品部、職能部、市場部、銷售部。“分BG的好處是,我要讓每個BG知道你是有參照物的,比如我們安居客的目標,很簡單,超過搜房。就是要遠遠地把搜房甩在后面,在各個板塊,不管是新房、二手房還是租房。”

姚勁波認為,合并后,在垂直領域的一些布局,包括分拆、BG化,讓58趕集在適當的時間點變得更專業。“每個BG能夠快速反應,能夠去跟行業的人溝通,招聘行業、房產、汽車、二手車,也是在去年很重要的一步,我覺得這些事情,總體來說這幾步是在該發生的點都發生了。”

58、趕集合并后,實行了BG事業群劃分。

變化:從信息到交易

“在打仗的時候,雙方只追求量,因為沒辦法,公司要活下來,任何人都不會關注三年之后的事情。因為你可能在半年之內沒做好就死掉了。”黃煒說。

2015年10月,58趕集整合完畢,黃煒就提出來做一個新的優化產業生態的項目。“之前,我們的體驗沒有做太好,我們給自己的分數并不高。”黃煒說,直到今天,58對于自己的信息質量仍不滿意。“以前大家都拼量,好的信息進來,壞的信息也進來,那我現在開始設立一個更高的門檻。”

負責生態優化的團隊,與其它的團隊有一個明顯的不同:其他所有團隊,目標都是讓業績上升,流量上升、收入上升、用戶數客戶數上升,但這個團隊的目標是讓業績下降。“不合理的東西全部干掉,把門檻提起來,壞信息不要,哪怕是可能損失部分的好信息,我們也要讓整體的生態健康起來。”黃煒說。

有一次,黃煒跟一個朋友提起這件事,對方覺得很佩服。一個公司能容忍一個部門專門讓大家業績下降,那是了不起的事情。現在,這個部門叫生態創新事業群,包括了一個生態平臺和一個信息安全平臺,總體人數接近1500人。

到今天,生態優化已經做了將近三個季度了。“很快會有一個比較大的效果。原來大家在打仗的時候,就是互相比下限,你門檻低,我比你門檻還低,于是用戶就過來了,不管是好用戶還是壞用戶。現在我們把門檻提上去,做類似于實名制的事情,你要為你的信息負責。”

有一段時間,河貍家創始人雕爺總是批評58上面的虛假信息。

“他有一陣老罵我。”提到雕爺,姚勁波又來了精神。“我們現在關系很好,都在湖畔大學。”姚勁波說,此前他和雕爺幾乎沒見過面,所以,在湖畔大學,他見到雕爺就先解釋了,有一些話不是自己說的,媒體總會把標題搞得很觸目驚心,但其實沒有那個事。“而且我跟他講,他做美甲,我們也有美甲,是兩個完全不同的方向。而且,這個行業有兩個人做,肯定好過一個人做,你要驗證這個行業成立不成立。我估計他也很認可這個觀點,因為后來他就不罵我了。”

姚勁波也承認,58的二手交易存在著一些問題。“58的交易平臺,是人們常用的二手物品交易平臺之一。但我們用各種努力,審核、認證,仍發現我們不能提供100%的可靠服務,因為確實有騙子在里面。”姚勁波嘆一口氣,“沒有辦法,他說我賣個手機,這個手機是山寨機,他(賣家)自己可能都不知道這是山寨手機。所以,我們就決定把他變成一個閉環的交易”。

二手交易,在所有國家和地區的分類網站里面都占有很大的比重。但在中國,由于存在完整的翻新產業鏈條,加之信用和法律體系不健全,二手市場一直沒有完善起來,存在巨大的空間。

“所以,我們把二手頻道徹底拆出來,改個名字叫轉轉。”姚勁波說。轉轉的名字是姚勁波起的,他希望里面的物品都能流轉起來。姚勁波會經常從一個用戶的角度去給黃煒提意見,用戶應該可以在線發消息,發消息應該又有怎樣的提示,或者哪里速度還可以更快一點,偶爾還會拋出一些設想。黃煒就跟他說:“你作為用戶的意見我們都聽,你作為指揮家的意見我們要來看一看。”

最近,姚勁波的女兒在轉轉上賣了兩本書,賣了10元,但花了20元給對方順豐快遞過去。

轉轉優品的質檢總監張致良提到,姚勁波最近在各個場合見了轉轉的人都會說:“如果轉轉優品這個東西做得好,我以后每一代的iPhone都在你們這兒買。”

張致良之前在IBM工作過兩年,又在蘋果工作了三年,主要負責硬件的售后維修。

黃煒希望張致良能打造一個有蘋果味道、而且有蘋果規范的一個行業。張致良加入58后,第一件事就是根據自己在蘋果的經驗,把質檢的規范制定了出來。主要是,手機進入到轉轉的平臺后,轉轉應該通過什么樣的程序去做質檢,如何去保護用戶的數據,做用戶的數據清除。轉轉要求,用戶上傳的每一個圖片都是真機實拍的,并配備了線下質檢人員。現在,質檢人員已經超過了30人,人員仍在不斷增加中。

張致良介紹,在轉轉上,所有的商品都是明碼標價,可以在線支付,而且賣家身份通過微信朋友圈多層核實過。

現在,轉轉的規模并不大,58集團也沒有把流量全部倒給轉轉。但姚勁波覺得,轉轉的口碑和用戶參與程度,都遠高于58趕集時代。他提到,到6月底,58趕集的個人交易將全部轉到轉轉上。“但我們不會讓任何一個商戶進來,維持轉轉是純個人的、公益的、閑置的交易平臺,而不是做生意的平臺。”轉轉做了很多規定,比如,每個ID每次只能發布一件物品,交易完畢后就要下線,“而不是一個物品有50件,我們希望轉轉是純個人的交易平臺”。

二手交易是2015年3月交到黃煒手上的,當時整個公司的重點還是和趕集的戰爭,但經過一年多的發展,也取得了不錯的成績。

“我覺得壓力沒有那么大,而且,這件事情還很早期。”黃煒說,早期就意味著沒有太多的必要把目光盯在競爭對手上面。在有限競爭的情況下,最終就是看誰的路徑選擇更正確。

黃煒覺得,因為58趕集涉及的領域多,很多場景就是相通的。人們大量出售二手物品的時候,往往是租房子或者搬家的時候,這個時候也是人們最需要保姆做清潔的時候。

C2C業務在58趕集里的地位越來越重。“某種意義上,轉轉的確承載著一個平臺模式創新的使命,所以我們整個部門叫生態創新事業群。”黃煒說。但在初期,他們會讓這個平臺盡量簡單,這是一個正常的成長路徑。

不論是58到家、瓜子二手車,還是轉轉,性質都從最初的信息變成了交易。“這不僅僅是產品形式的變化,而是針對于我們過去十年沒有解決好的問題,發起新的沖擊。”

58到家選擇了做重,直接雇傭清潔員。家政服務的創業公司,不久前在新三板掛牌的e家潔CEO云濤認為,做重不是一個明智的選擇。他在接受《財經天下》周刊采訪時表示:“我們和58到家的區別,是模式的區別。我在用加盟商的那個模式去做,58到家還在用神州專車的模式做。當初我們也是用神州專車的模式,底薪加提成招下去。馬上碰到了招不到阿姨的問題,這個模式并不好。”

對此,姚勁波表示,e家潔選擇的是依賴中介和家政公司,他為家政公司服務,那相當于他是家政行業里的一個58同城。而58到家就是一個家政公司,用戶最終會沉淀下來。

黃煒的看法是,這個世界做重不會產生負擔,現在已經沒有新的事情了。做重恰恰是有護城河的表現,而不是負擔。在BAT之后,就沒有很輕的事情。因為浪潮就是一波一波的下來,怎么可能還出現一個那么輕的事情是現在的BAT還做不了的?

推車子上快速道的人

黃煒說,想到姚勁波,總覺得是一個復雜的形象,但更多的時候,能想到的就是,他總是在滔滔不絕地說對未來的想法。“認定的事情,如果他狀態還可以的話,就能一直滔滔不絕地講,講到你信。”

姚勁波也提到,自己雖然在董事會里擁有一票否決權,但他從來也沒用過。因為,他總是能把投資人說到信服。

但滔滔不絕,和外界認知的姚勁波,存在著巨大的差距。

生活中,姚勁波不是特別高高在上。“有時候,就一塊兒聊天,他也挺激動的。” 黃煒記得,有一次因為校招,姚勁波去清華演講。演講結束后,四個人一起去西門烤翅吃變態辣。雞翅端上來,姚勁波先吃了一個,吃完之后,就不停慫恿大家趕緊趁熱吃,等大家咬到嘴里的時候,他才張開嘴巴,直呼太辣了,太辣了。

姚勁波經常和公司的高管一起唱KTV,一起喝酒。有時候,大家會喝到搖搖晃晃。最近一次是一位同事過生日。

提到唱歌,姚勁波表現出一絲靦腆,說:“我會唱難度比較高的歌,比如阿信的。”黃煒總結道,總之是很老土的歌。“他喜歡吼,他在情緒上不會把自己壓抑起來,他就是喜歡跟大家一起分享。”

姚勁波對記者說,自己的心情不會出現大幅波動。如果遇到特別狂熱的創業者,他反而會更謹慎。“創業應該把你的心情波動控制在很窄的范圍,就像一個職業選手。”只有業余選手,才會一時突然特別狂熱,晚上恨不得不睡覺,一時又沮喪得想放棄。

“企業家必須把這些東西(情緒)藏起來吧。而且,老姚是一個樂觀的人。我覺得他未必真有想流淚的時候,煩惱的時候有。”黃煒說。

姚勁波說自己很少會感到焦慮,包括58和趕集打得最兇的時候,每天都至少睡8個小時。“我任何時間都能睡著,跟你談話的時候我都能睡著。”雖然《財經天下》周刊沒有在采訪中見過姚勁波睡著的樣子,但此前他代表58同城多次參加天津衛視《非你莫屬》節目的錄制工作,確實經常坐在一個角落里昏昏欲睡,不過,當遇到優秀選手的時候,他就會精神起來,被稱為“隨時會醒過來的沉睡者”。

姚勁波這種情緒的平穩,在外界看來,甚至有一點點沉悶。黃煒記得,以前有一個記者,問老姚有什么愛好?姚勁波當時的回答是,“沒什么愛好,周末陪陪孩子”。不過,姚勁波對《財經天下》周刊提到,他最近看書、看電影比較多,“庸俗的好萊塢大片都看,楊冪的也看。年輕人看什么我就看什么”。

“老姚關注電影很久了,其實成立影業就是他發起的。” 58集團品牌公關部總經理、58同城影業總經理陳建寧說,58影業其實去年秋天就已經注冊了,但沒有對外做推廣,直到2016年5月8日,58集團做品牌升級的時候有了曝光。影業在58集團內的職能接近于一個傳播驅動,賺錢不是目的。陳建寧在58同城很多年一直負責品牌公關和市場營銷的業務,他跟姚勁波說過,如果一個公司負責品牌傳播的團隊還不太懂影視娛樂,基本上他的傳播可能會斷一條腿,效率會更低。

米粒影業創始人、董事長張青形容雙方的合作是“一見如故”。在確定合作之前,張青與姚勁波見了一面,在他滔滔不絕地說了半個小時之后,姚勁波就說了三句話,表示看好合作。

“他是一個特別務實的人。”張青說,中國的很多分類細分的市場上58都有所布局,滿足人們生活不同層次的需求。電影需要的是落地,58同城通過B端服務C端,深入三四線城市,接地氣的程度更高,所以說58落地有很多想象空間。

每周,姚勁波都會找陳建寧一兩次,問一下跟其他公司的合作、有沒有新的植入,包括見見投資公司的負責人。陳建寧還挺有壓力的,“因為公司剛開始給了我一個看起來很輕松的目標,不賠錢就可以了”。為了給自己減壓,陳建寧經常開玩笑說,自己總不會把錢都賠掉吧。實際上,了解電影行業的人都清楚,這個要求很高。從去年的夏天開始,陳建寧到現在見了70多個人,30至40家公司,選擇合適的時機和項目。最近,他們和米粒影業合作了兩部動畫片《精靈王座》和《無敵乒乓兔》,而變化仍在發生著。

5月的最后一周里,58集團的高管們頻繁地開會,討論應該做怎樣的變化。5月30日,是一個星期六。在58的會所里,姚勁波和七八個高管輪流開會。他一個個地談。

“假設一個公司是一輛車子的話,他是推那個車子上快速道的人。他看著車子可能稍微有點慢了、稍微有點偏了,就迅猛地來一個很大的助力,帶來很大的變化。”黃煒說。

姚勁波跟黃煒提到,希望他能把其他業務交出去,把關注的重心放在二手交易和生態的優化上。“我們把轉轉提到跟到家、甚至比到家還高的級別上來了。”姚勁波說。

讓黃煒一下子放棄負責了4年多的業務,不是一件容易的事。黃煒有點不舍,畢竟是帶了4年多的團隊,人與人之間已經生出深厚的感情。但他知道,從理性的角度看,姚勁波的抉擇是正確的。

“其實每個人都要去找新的東西。”黃煒說,為了整個集團的發展,沒有人太介懷職務的變化。“老姚跟大家說,肯定會更好。我們信他。”

姚勁波每天都打電話給黃煒,有時候提一些意見,有時候是問一下進度。“他在車上如果沒事,要么看書看電影,要么就給我們打電話。”黃煒開玩笑地抱怨,自己都沒有時間看電影了。

黃煒記得,作為2013年第二支上市的中概股(第一支是蘭亭集勢),上市前夜,姚勁波跟一起去美國的同事們說,市值一定要超過10億美元,低于10億美元就不太好看了,結果當天就超過了20億美元。“這個結果是沒有人料到的。”黃煒說,“你問58的發展是不是超出了我加入時的預期,我覺得你今天問58的所有人,大家一定是沒想到今天的局面的。就像你問我們未來會怎么樣,我們也不一定能想到。”

2013年上市,2014年6月份接受騰訊的投資,2015年初并購安居客,再過一個月,合并趕集網,然后是收購中華英才網,“他其實想把這個公司不斷推到一個新的高度,我覺得這個格局是他前幾年不可能有的”。

《財經天下》周刊記者問姚勁波,如果當年創立58同城的那個年輕人,遇見十年后的自己,會覺得滿意嗎?姚勁波抓抓頭發說:“很滿意吧。”

那么,有沒有遺憾或者想修正的地方呢?姚勁波點點頭。他說,自己當年創業是單打獨斗,如果回到從前,他就會像馬云那樣,找一個合伙人,十年前就把趕集網PK掉。

不過,他又補充道:“如果把我扔到十年前,還是需要走這么多彎路,還是需要經歷這么長的時間。創業就是這樣,發現此路不通就走回來,發現走過了,又回來,只要最終走到了對的路上,就沒有大的失誤。

馬云 生意經 姚勁波

大眾新聞中心-大眾新聞網遵循行業規范,任何轉載的稿件都會明確標注作者和來源;大眾新聞中心-大眾新聞網的原創文章,請轉載時務必注明文章作者和"來源:大眾新聞中心-大眾新聞網",不尊重原創的行為大眾新聞中心-大眾新聞網將追究責任。

網友點評
椴?
无错杀码公式规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