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

安徽潁上古城鎮塌陷區安置現窩案

作者: 來源:2018-09-07 12:57:10 我要評論(0)

  自2005年國家大型煤礦劉莊礦建設以來,安徽省潁上縣部分鄉鎮成了沉陷區,涉及大約2萬人的搬遷安置。隨著地下“黑金”的產出,地面搬遷安置補償成了滋生腐敗的沃土。日前,安徽省紀檢部門通報,當地多名官員和村干部因此被抓。然而,龐大的利益背后,仍有很多問題沒有解決,最終受害的依然是沉陷區的群眾,是脫貧攻堅戰中掉隊的貧困村民們。

  政府違約 沒有解決方案

  近期,安徽省潁上縣因采煤塌陷區搬遷安置違約、補償標準過低、官員貪腐等問題,成為多家中央媒體關注的焦點。

  劉莊礦采煤塌陷區的搬遷安置工作始于2009年,當時潁上縣政府承諾分配宅基地安置搬遷戶。然而,不光補償款撥付不及時,宅基地的分配至今仍未完全到位。隨著建筑材料的高漲,建設成本增加,現在建房成本已經是10年前的多倍,10年前政府給的補償款已經遠遠不夠現在建房使用了。群眾極為不滿,并通過多種渠道呼吁。他們認為,政府長期違約,應當賠償損失。但是,潁上縣政府至今仍未拿出解決方案。

  古城鎮黨委書記張雁華在接受媒體采訪時說,劉莊礦支付補償款拖拖拉拉,他們違約是問題的根源,加上土地指標緊張,造成了搬遷戶宅基地沒有及時到位。張書記說,“搬遷戶以前得到的補償款現在不夠建房用了,這的確是個實際問題。一些群眾來反映,我們也被鬧得沒辦法,這個問題顯然不是鎮政府能夠解決的。”

  圖:潁上縣委書記熊德超調研采煤塌陷區

  潁上縣委書記熊德超多次調研采煤塌陷區。2016年年底,熊德超在一次調研時說,群眾為全縣經濟發展做出了巨大的犧牲,縣委、縣政府不會忘記,請群眾們相信,我們會盡最大努力,給大家爭取利益,早日進行搬遷安置。會加強與劉莊煤礦溝通,抓緊簽署相關協議,協調經費,為群眾搬遷安置提供保障。

  今年3月以來,潁上縣為了脫貧攻堅任務,將塌陷區內的房屋突擊拆除,本身就很脆弱的干群關系,因這項工作產生了更多的矛盾。

  古城鎮大趙村矛盾較為突出。村支書繩金章和村長尤云紅等人,打著國家級大型煤礦塌陷區旗號強行土地流轉、暴力拆遷房屋。一位舉報人告訴記者:“我的宅基地剛剛確定位置,補償過低問題至今尚未解決。2018年4月11日下午3時,大趙村書記繩金章、村長尤云紅、繩金章的妹夫金樹影和一名兩勞釋放人員大輝、社會人員張久彬等人,在沒有提前通知的情況下,開來大型挖掘機,強拆民房。繩金章和尤云紅拉住我的胳膊,金樹影扭住我的左肩將我控制,一伙人在挖掘機的配合下將我三間兩層住宅樓及偏房砸倒,家具物件全被埋在下面。接下來,我家胞弟三間兩層住樓,也被拍倒。類似這種情況被暴力強拆的,僅大趙村就有30多戶。”

  腐敗案頻發群眾利益受損

  沉陷區群眾生活在痛苦之中,而安置搬遷過程中滋生的腐敗問題卻層出不窮。自2009年以來,當地群眾對一些基層干部涉嫌貪污腐敗問題的舉報也是十分強烈。近期,多名基層干部的腐敗問題被查出,征地拆遷貪腐問題和侵吞、挪用塌陷區安置戶補償款的問題也陸續曝出。多重利益糾葛的背后,塌陷區群眾成為了受害者。

  近期,人民檢察院案件信息公開網公示:

  ●古城鎮塌陷拆遷安置補償辦公室原主任宋亞以貪污罪被公訴;

  ●原古城鎮大趙村張小莊村民小組組長張永勝以貪污罪被公訴;

  ●古城鎮原黨委委員劉鳳亞以貪污罪、受賄罪、濫用職權罪被公訴;

  ●原潁上縣住建局局長王安全以受賄罪被公訴。

  另有消息:原大趙村支書繩志付被查;原村主任尤亞輝畏罪潛逃.....

  舉報人告訴記者:“劉鳳亞、繩志付等人涉嫌貪污、套取安置補償款等資金數額巨大,影響極為惡劣”。

  對此,記者致電潁上縣紀委,一位同志告訴記者,紀委會盡快公布調查結果。

  2017年年底,潁上縣通報了安徽省委巡視整改情況。通報第42條中針對“在扶貧救助、危房改造、煤礦塌陷區安置賠償等民生工程中,一些鎮村干部弄虛作假、從中漁利”的問題。潁上縣開展了煤礦塌陷區安置賠償等民生工程領域不正之風和腐敗問題的專項整治,共查處案件52件,給予黨政紀處分49人。

  圖:古城鎮大趙村村支書繩金章在開展群眾工作

  紀檢部門查出的問題還只是冰山一角。當地群眾舉報的重大問題還有很多沒有查處。群眾舉報:原大趙村村主任、張尤片支書尤超和村干部段三男等人,伙同古城鎮包村女干部蘇紅貪污補償款、征地協調費、承包經營費、套取安置補償款,涉及金額巨大,他們還勾結黑惡勢力對反對他們的群眾恐嚇、打擊報復;原村文書尤增林(現任村主任尤云紅的同胞兄弟)外逃一年后返回;尤超還經營違法磚窯廠,破壞當地環境污染,在群眾連續多年的舉報下,去年被拆除。而村支書繩金章的問題更多。

  以租代征大量資源被霸占

  潁上縣因采礦而沉陷變成水面的土地約有5萬畝,這些土地是劉莊礦采取以租代征的方式占用的,政府給搬遷戶每年補償青苗費1760元每畝,協議時間20年。這些土地,在采煤沉陷后,其集體土地性質沒變,形成的水面仍歸集體所有。當地政府承諾每畝水面每年補150元給村民,然后將水面發包出去發展水產養殖(萬畝珍珠養殖基地)、光伏發電(某公司計劃投資9億元發展5000畝水面光伏)、觀光旅游(已有很多農家樂)等經營活動。但是,這筆款項,塌陷區的群眾一直沒有拿到;一些水面承包者賺取了豐厚的利益,他們的承包款是進了個人口袋還是進入了財政賬戶?這是一個秘密。記者通過多種途徑都未能調取相關信息。

  目前,有大約3000多畝的塌陷區水面被大趙村現任村支書繩金章的四弟繩章標霸占,搞污染嚴重的珍珠養殖項目。一些群眾對于空頭承諾每畝150元的補償極為不滿。他們要求召開村民代表大會,對塌陷后的水面經營權競價發包,發展無污染、能造福百姓的項目,讓水面收益最大化、公開化,讓水面收益用之于民,成為農民持續受益的源泉。當地一些企業和有經濟實力村民也有按市場價承包水面的想法,他們希望獲得一個公平公正的機會,但是當地政府并沒有方案。

  巨額青苗補償款被侵吞

  古城鎮大趙村的青苗補償是從2011年開始的,很多農民沒有拿到2011年至2013年度的補償款。有群眾舉報,張東、張西兩隊大約500畝耕地被塌陷區被劉莊煤礦占用。然而他們的青苗補償款卻被貪污,每年大約40萬的補償款不知去向。原村主任尤超和包村干部蘇紅曾告訴村民:礦上沒給錢。而村民代表到礦上詢問,礦領導則答復:所有青苗款已全款補清。2015年,原大趙村書記尤超對上訪農戶說:永遠別想這筆錢了。有人指使原村文書尤增林采取登記造假等方法套取補償款后潛逃。

  一位知情人介紹:2011年,礦上給的青苗補償費全部到位,而原村主任尤超和村干部段三男伙同古城鎮黨委委員包村干部蘇紅等人,將張村、尤莊、桑莊等9個自然村補款扣留;在張東、張西、尤東、尤西、金腰五個自然村中,只發給尤東一個隊,其它五隊沒有領到。原大趙村十二個生產隊曾共同出地38.5畝作為籌建張村中學、小學、敬老院和鄉政府使用,2012年礦方補償的青苗費,村支書尤超等人私下領取未予發放;2013年和2014年,兩年的補款又被私吞。

  張東、張西兩隊,原有土地1010畝,村里只給900畝(礦上丈量多少不清楚)的青苗補償,其中110畝被貪污。有些農戶因為土地面積測量有錯而拒絕簽字,村干部以不簽字為由,至今不發給發放青苗費。

  脫貧攻堅貧困戶掉隊

  據群眾反映,礦方、古城鎮政府和村委會,居然不通過評估,在住戶和煤礦沒有任何協議的情況下,自行裁量作出賠償安排。“補償多少,要看關系。比如張村中學北邊,村干部兒子臨時搶建的簡陋房,都能獲得每平米一千多元的補償,而老百姓家的樓房最高才拿到約500元一平米的補償,張村街住戶張樂軍,有正堂六間,左右廂房各三間,合計大小共十間,被尤超和包村干部蘇紅等人從丈量表上抹去,補款不知去向。在張村和張村集,許多家庭不知什么原因賬面上卻無端多出幾十、數百平米補償面積,這筆略算逾百萬的補款,被尤超和蘇紅等人領取。”一位村民說。

  村民反映:原村主任尤超利用手中特權,將自己三十余間房屋更改性質,套取巨額補款。2014年3月古城鎮上報教育部門的公布欄目中,大字不識、七十多歲的老太太劉國英居然欄上有名,成為已經拿了七年工資的退休教師!而這位文盲教師,就是尤超的媽媽。尤超的父親原村書記尤德善和他的親戚尤香武,經濟并不困難,也可以一直吃低保;黨員繩志樹生活富足,房產多處享受低保;存款百萬的富裕家庭羅會全因為跟繩金章關系好也在吃低保......而多戶極度貧困的村民卻申請不上低保,在脫貧攻堅戰中掉隊。

  尤超胞弟尤輝,在尤超的庇護縱容下,未取得合法手續,占用人行道開發住宅小區公開銷售。尤輝還投入兩千多萬元,在古城鎮農田灌溉河道上沿南北方向建寬約10米、長約900多米的數百間面向公路的商業門面房,由于沒有合法手續,工程中途被叫停,目前只有極少部分建成使用。由于河道因建筑阻塞導致下游斷流,每年汛期到來,被阻河水猛漲,致數百畝良田被淹。受害農戶集體投訴,現在,此半拉子害民工程,依然存在。另外2003和2007兩年,劉莊礦西風井圍墻東側,因礦內污水流入八丈河,水體變黑、死魚漂浮、嚴重污染。礦上兩次賠償,所賠款項被私吞。

  村民們還反映:“兩年前,超生戶繩金章加入中國共產黨,然后在涉嫌貪腐被查的原大趙村支書繩志付幫助下擔任村支書,繩金章擔任村支書以后,讓親屬、關系戶享受國家扶貧款、低保、危房補貼款;幫助其弟弟霸占3000畝水面搞水產養殖。”除暴力拆遷外,繩金章還強行壓低土地留轉價位,由正常800元/畝,壓至400元/畝,從中貪污差價資金,并將大約300畝土地低價霸占,留給他的胞弟耕種。

  據幾位村民反映:“大趙村申報建設美好鄉村項目及獎補資金約1000萬元,2018年8月,大趙村支書繩金章私自挪用該項公款200萬,幫助資金不足的浙江老板搞污染環境的珍珠養殖項目使用”。

來源:長城網http://zhb.hebei.com.cn/system/2018/09/06/019092104.shtml

潁上 塌陷區 古城鎮

大眾新聞中心-大眾新聞網遵循行業規范,任何轉載的稿件都會明確標注作者和來源;大眾新聞中心-大眾新聞網的原創文章,請轉載時務必注明文章作者和"來源:大眾新聞中心-大眾新聞網",不尊重原創的行為大眾新聞中心-大眾新聞網將追究責任。

網友點評
椴?
无错杀码公式规律